A+ A-
护眼 关灯

第三十三章 金子与教训

  金大帅。
  一个叫大帅的人,无论他是不是真的大帅,至少总有些大帅的派头。
  金大帅的派头果然不小。
  他很高,比大多数人都要高半个头。
  不但高,而且魁伟、健壮。

  高大魁伟的人,看来总特别显得气势凌人,虎虎有威。虽然已经有五十多岁,但站在那里,腰杆仍然笔直,眼睛仍然有光,胡子虽然留得并不太长,却很浓、很黑。他身上穿的衣服,当然也一定剪裁合身,料子华贵,你就算不知道他是金大帅,也绝不会将他看成个无名小卒的。
  郭大路一眼就看出了金大帅。
  梅汝男逃过去的时候,他正站在屋子前面的桃树下,欣赏着树上新发的桃花,嘴里仿佛还在低吟着诗句。
  这位大帅看来还是个风雅之士。
  一看到他,梅汝男眼睛里就好像已有了眼泪,整个人都几乎扑到他身上,也不知说了些什么。
  郭大路听不见她说的话,却看见金大帅面上已现出怒容,厉声道:“就是他?”
  梅汝男不停地点头,不停地流泪。
  郭大路看得又好笑,又佩服:“女人好像全都天生就是会演戏的。”
  再看金大帅的怒容更厉,瞪着郭大路,厉声道:“你想逃?”
  郭大路道:“我并没有逃呀,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么?”
  金大帅道:“好,好……你好!”
  他似已气得连话都说不出了。
  郭大路道:“这次你说对了,我本来就好好的。”
  金大帅大吼一声,道:“气死老夫也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气死一个少一个。”
  金大帅两眼翻白,好像随时都要气晕过去的样子。
  幸好梅汝男已及时过来扶住了他。
  她不知什么时候,已从屋里取出了柄金光闪闪的巨弓,还有个沉甸甸的麂皮口袋。
  金大帅一把接过了巨弓,整个人就好像立刻变了,变得精神抖擞,更有气派,也变得年轻了很多。
  郭大路本来存心想气气他,现在也不敢大意了。
  成名的高手,手上已有了他成名的武器,你在他面前若还敢大意,不把命送掉才怪。
  只听金大帅大喝一声:“着!”
  这一个字喝出,满天金光飞舞流动,如暴雨挟带着狂风,向郭大路射了过来。
  金大帅的连珠神弹果然不是好玩的。
  幸好郭大路早已有了准备。
  金大帅的连珠弹固然快,他接得也快。
  天上若有金子掉下来,无论谁都不会接得太慢的,何况他本来就有点真功夫。
  梅汝男在旁边看着,忽然大声道:“贪吃的猪要先挨宰的。”
  郭大路也不知是没听见,还是没听懂。
  他身上有两个很大的口袋,手里的网接满了,就倒在口袋里。
  金大帅的连珠弹一发二十一弹,每一发过后,总要停下来喘口气,正好给他个机会,将网里的金弹装入口袋。

  无论多么大的口袋,也不像人的欲望,绝不会装不满的。

  郭大路走的时候,袋里已装满了金弹子。
  直等口袋装满,他才趁着金大帅喘气的时候溜了。
  他当然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,但也不知为了什么,他身法似已没有刚才快。
  幸好金大帅的体积太大,年纪也不小,就算来追,也未必追得上。
  郭大路刚才跳下来的时候,记得墙角下有口水井。
  他记忆力居然不错,居然还没有被金光闪花了眼,所以很快就找到了这口井。
  燕七当然一定就在外面等他。
  “没有然后了,只要你能接得住他的连环弹,立刻就变成了个小阔佬。”
  阔佬就用不着再看债主的脸色。
  郭大路摸了摸口袋里的金弹子,忍不住笑了,抬头看了看墙头,后退了两步,双臂一振,“燕子穿云”,奋力向上一跃。
  刚才他就是用这身法跳上墙的,现在他当然也很有把握。
  谁知道这次竟不对了。
  这次他用的力气比刚才更大,但跃到顶点时,距离墙头至少还有六七尺,脑袋差点撞到墙上,几乎真的撞破了个大洞。
  虽然没有撞出个大洞,却也跌了个四脚朝天。
  “这是怎么回事呢?”
  难道他轻功忽然间就退步了这么多?
  郭大路摸着脑袋,觉得这实在有点邪门,他实在想不通。
  想不通就只有再试一试。
  还是一样,脑袋又几乎被撞破个大洞,又跌了个四脚朝天。
  他忽然发现自己往上跳的时候,腰畔的口袋里就好像有双手在将他往下拉。
  口袋里当然没有手,只有金弹子。
  郭大路终于想通这是怎么回事了。
  一粒金弹子若有四两,四十粒金弹子就是十斤。
  无论谁身上多了二三十斤重量,轻功都要大大打个折扣的。
  刚才他若是少接两发,现在也许就已经跳上墙,已经和燕七见面了。
  可是这也没关系,总有法子想的。
  墙角下的草很长,很密。
  “我若将这些金弹子藏在草丛里,绝不会有人想得到的。”
  谁能想得到有人会将已到手的金子抛在乱草里呢?
  郭大路又笑了,立刻将身上的两个口袋解下来,藏在深草里。
  然后他就跳上了墙。
  他很佩服自己。
  他觉得自己做事实在很有决断,很有思想,也很有魄力。
  若是换了别人,现在一定还在墙下伤脑筋,那就说不定会被金大帅追上了。
  像这么样有思想的人,将来不发财才是怪事。

  燕七果然就在外面等他。
  郭大路一口气说完了这件事的经过,忍不住笑道:“你是不是也很佩服我?”
  燕七道:“现在就佩服你,还嫌太早了些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太早?”
  燕七道:“现在金弹子还在别人家里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那容易……酸梅汤的马鞍上,不是有一圈长绳子吗?”
  燕七点点头,他刚才也看见了。
  郭大路道:“现在我再进去,将那两个口袋系在绳子上,你就在墙外面把它拉出来……你说这容易不容易?”
  燕七道:“容易。”
  郭大路笑道:“一个人只要有思想,无论多困难的事,都会变得很容易的。”
  燕七忍不住一笑,道:“所以你一向都很佩服你自己?”
  郭大路道:“我想不佩服都不行。”

  梅汝男的马就系在前面的树下,鞍上果然挂着圈绳子。
  郭大路在墙外等了半天,听到墙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,才跃了进去。
  那两个口袋果然还在原地未动。
  郭大路对自己的判断觉得很满意。
  他看着燕七在外面将这两个口袋拉上了墙头,再拉下去。
  然后他就听见燕七在外面低唤道:“我已经接住了,你出来吧。”
  郭大路这才松了口气,大功终于告成,想到他去还债时,那些债主对他巴结的样子,他简直忍不住从心里笑了出来。
  于是他纵身一跃,轻轻松松地就上了墙。
  这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。
  燕七已到了巷口的树下,站在那匹马旁边等他。
  他走过去的时候,酸梅汤也从前面赶来了。
  郭大路忍不住问道:“金大帅呢?”
  梅汝男抿着嘴笑道:“他差点没被你活活气死,现在已回屋去躺着了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你现在就溜出来,不怕他疑心?”
  梅汝男道:“没关系,我分完账之后再回去,也还来得及。”
  她嫣然一笑,又道:“好在他的钱已多得花不完,我们分一点来花花,也不算罪过。”
  燕七忽然道:“我们说好了,是三七分账的,是不是?”
  梅汝男道:“一点也不错。”
  燕七道:“好,你分七成吧,我们只要三成。”
  梅汝男怔住了。
  郭大路几乎跳了起来,失声道:“什么,你要分给她七成?”
  燕七淡淡道:“她若要十成,我就全给她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中了暑?是不是有点头晕?”
  燕七道:“发晕的是你,不是我。”
  他忽然将那两个口袋往郭大路手里一丢。
  郭大路一个没留心,没接住,口袋里的弹子就洒了一地。
  不是金弹子,是铁弹子。
  郭大路看着一颗黑黝黝的铁弹子在地上乱滚,连眼珠子都好像凸了出来。
  燕七淡淡道:“究竟是谁晕,你总该明白了吧。”
  郭大路吃吃道:“可是我……我刚才明明看到是金弹子的。”
  燕七叹了口气,道:“看来这人不但头晕,而且眼花。”
  郭大路怔了半晌,提起口袋一抖,忽然看到一颗金光闪闪的弹子滚了出来。
  只有一颗真的是金弹子。
  梅汝男捡起来,看了看,忽然道:“你们看,这上面还刻着字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刻的是什么字?”
  梅汝男看着这颗金弹子,表情好像很奇怪,过了很久,才长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你还是自己来看吧。”

  金弹子上只刻着一行字:“人若是太贪心,到手的黄金也会变成废铁。”

  “贪吃的猪总是先挨宰的。”
  想到梅汝男的这句话,再看看金弹子上刻的这句话,郭大路脸上的表情,就好像刚吞下了三斤发了霉的黄连。
  燕七看看他,再看看梅汝男,苦笑道:“金大帅想必早已知道我们的来意了。”
  梅汝男道:“嗯!”
  燕七道:“而且他也已看出,你是帮着我们去骗他的。”
  梅汝男道:“嗯!”
  燕七道:“可是他却在故意装糊涂,因为……”
  梅汝男接着道:“因为他本来就很豪爽很大路,就算明知道我们想骗他点钱用,他也不在乎,只可惜……”
  她看了郭大路一眼,就没有再说下去。
  郭大路却替她接了下去道:“只可惜我太贪心,就好像恨不得将他所有的金弹子,全都弄走才过瘾。”
  梅汝男道:“但那也不能怪你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不怪我怪谁?”
  梅汝男道:“人都有弱点,无论谁都难免有贪心的时候。”
  燕七道:“何况你贪心也并不是为了你自己,若不是为了朋友,你怎么会欠那许多债呢?”
  郭大路忽然笑了笑,道:“其实你们根本用不着安慰我,我心里根本不难受。”
  梅汝男道:“哦?”
  郭大路道:“这些黄金虽变成了废铁,但我这次来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。”
  梅汝男勉强笑了笑,道:“不错,你总算还剩下一颗金弹子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我收获的并不是这金弹子。”
  梅汝男道:“是什么?”
  郭大路道:“是个很好的教训。”
  他看着弹子上刻的那句话,慢慢地接着道:“对我来说,这教训也许比世上所有的黄金都有价值得多。”
  梅汝男看着他,过了很久,才嫣然一笑,道:“现在我才明白,为什么有人那样喜欢你了,因为你的确是个很可爱的人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你现在才知道?”
  梅汝男道:“嗯。”
  郭大路笑道:“我却早就知道了。”
  燕七忽然道:“只可惜另外有件事你还不知道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哪件事?”
  燕七道:“在那些债主眼睛里,你唯一可爱的时候,就是还钱的时候,若没钱还,你知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对付你?”
  郭大路的笑容早已不见了,苦着脸摇头道:“不知道。”
  他只知道无论多好的教训,都不能拿去还债的。
  梅汝男眨了眨眼,问道:“你们欠了人家很多的债么?”
  燕七道:“嗯。”
  梅汝男道:“欠了多少?”
  燕七轻叹道:“也没有多少,只不过万把两银子。”
  梅汝男好像倒抽了口凉气,站在那里怔了半天,忽然道:“金大叔一定还在等着训我,我不能再耽误了,回头见。”
 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,她的人已跃上了马。
  郭大路看着她打马而去,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,喃喃道:“为什么别人一听到你欠了债,就立刻会落荒而逃呢?”
  燕七沉思着,缓缓道:“因为她也想给你个很好的教训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什么教训?”
  燕七道:“一个人若想开开心心地活着,最好就不要欠债。”
  郭大路慢慢地点了点头,道:“一个人若想朋友喜欢你,最好也不要欠债。”

  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教训,值得每个人都牢牢记在心里。
  但你若已为朋友欠了债呢?
  燕七忽然道:“我看你不如还是先避避风头,溜到别的地方去躲几天再说。”
  郭大路瞪眼道:“你叫我溜?”
  燕七道:“你答应过别人,两天之内把债都还清的,怎么能空着手回去?”
  郭大路道:“你以为我会做这种丢人的事?”
  燕七道:“可是你却已欠了债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欠债是一回事,溜又是另外一回事;欠了债总可以还的,但若欠了债之后溜,那就不是个人了。”
  燕七看着他,嫣然一笑,道:“你的确是个人。”
  郭大路笑道:“而且是个很可爱的人,只不过穷一点而已。”

  这也是原则问题。
  一个人若要谨守自己的原则,有时却也并不太容易的。
  但你若无论在任何情况下,都能守得住自己的原则,那么你就会发现,不但活着时比较安心,就算死了,也绝不会闭不上眼睛。
  一个人只要能安安心心地活着,安安心心地死,穷一点又有什么关系?
  当然,假如能阔一点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  “你是穷是富?”这问题并不重要。
  重要的问题是:“你究竟是不是个人呢?”

  富贵山庄永远是老样子,无论你怎么看,都看不出有一点富贵的气象来。
  但今天早上却好像有点不同。
  冷冷落落的富贵山庄大门外,今天居然停着几匹骡马。
  还有几个穿着很光鲜的小厮,正在庄门外的树下乘凉。
  燕七远远就看到了,不由得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看来你的债主们已经在里面等着了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嗯。”
  燕七道:“你准备怎么打发他们?”
  郭大路道:“我只有一种法子。”
  燕七道:“什么法子?”
  郭大路道:“说老实话。”
  初升的阳光照在他脸上,他的脸明朗、坦诚,仿佛也在发着光。
  他接着道:“我准备老老实实地告诉他们,现在虽然没钱还,但以后一定会想法子还他们的……这法子也许不好,可是我却已想不出别的法子。”
  燕七看着他,微笑着道:“你当然想不出,因为这本就是最好的法子,世上绝没有更好的法子。”

  债主一共有六个。六个债主都站在院子里,等着。
  郭大路一走进去,就大声道:“各位,抱歉得很,我现在虽然没有钱还给你们,可是……”
  他还没有说完,已有人打断了他的话。
  一个姓钱的老板抢着道:“郭大爷难道以为我们是来要债的么?”
  郭大路怔了怔,道:“你们难道不是?”
  钱老板笑道:“我们生怕这里的东西不够用,所以特地赶着为大爷送来的。”
  郭大路讷讷地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我欠了你们的账呢?”
  另一个姓张的老板也抢着说道:“账早已有人还清了。”
  钱老板赔着笑道:“那只不过是个小数目。”
  郭大路怔了半晌,忍不住问道:“那些账究竟是谁还的?”
  张老板笑道:“老实说,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还的?”
  郭大路更觉奇怪,问道:“怎么会连你们也不知道的?”
  钱老板道:“今天早上我一起床,就看到外面的桌上放着好几堆银子……”
  郭大路忍不住问道:“好几堆?银子怎么会是论堆的?”
  钱老板道:“因为那些银封都不一样,有的是济南封,也有的是京城封,一堆堆的都分开了,但下面却都压着张纸条,说明是给郭大路还账的。”
  张老板道:“那想必是郭大爷的朋友,知道郭大爷最近手头不便,所以特地带了银子来,又怕郭大爷不肯收,所以特地送到小号去。”
  钱老板赔笑道:“郭大爷的朋友,想必都是够义气的江湖好汉,我们虽是小本生意的,可也不是什么势利小人。”
  张老板也赔着笑,道:“所以,我们一早就赶着来了。”
  他们当然要一早赶着来。遇着那些半夜里能在他们家出入自如的江湖好汉,他们怎么敢不巴结?
  何况还有大把的银子可赚呢?
  郭大路却怔住了,简直就像是丈二金刚,摸不着头脑。
  燕七悠然道:“你们收下的银子一共有几堆?”
  钱老板道:“一共有三堆,不但还账足足有余,还有剩下的。”
  张老板道:“所以这两个月郭大爷无论要什么,都只管到小号来拿。”
  钱老板笑道:“现在我们也不敢再打扰,就此告辞了。”
  于是一个个就打躬作揖,退了出去。
  退到大门外,还在感叹着,窃窃私议:“想不到郭大爷居然有这么多好朋友。”
  “那当然是因为郭大爷平时做人够义气。”
  “交朋友本来就是义气换义气,像郭大爷这种朋友,我也愿意交的。”
  等到人全都走光了,郭大路才吐出口气,道:“我是不是真的很够义气?”
  燕七眨眨眼,微笑道:“好像是的,否则怎么会有人替你来还债呢?”
  郭大路道:“原来并不是每个人一听说你欠债,都会落荒而逃的。”
  燕七道:“的确不是。”
  郭大路叹道:“可是我这些够义气的朋友,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?”
  燕七道:“你想不出?”
  郭大路道:“打破我的头也想不出。”
  燕七道:“那你就不必想了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为什么?”
  燕七道:“因为那些人说的话都很有道理,交朋友本就是义气换义气,他今天来替你还债,自然因为你以前也做过对他们够义气的事。”
  郭大路苦笑道:“但我却还是想不出会是谁?”
  燕七道:“有很多人都有可能,譬如说,红蚂蚁、林夫人、梅汝甲,还有那些骗过你的强盗,他们若知你被人逼债逼得要跳河,都可能偷偷来替你还债的。”
  他忽然又接着道:“就连金大帅和酸梅汤都有可能的。”
  郭大路道:“为什么?”
  燕七嫣然道:“因为你不但是个很好的朋友,而且真是个很可爱的人。”
  郭大路笑了,喃喃道:“也许真的就是他们,想不到他们还记得我……”
  他的笑充满了欢乐和感激。
  他感激的倒不是他们为他还了债——他感激的是他们的友情。
  这世上只要有友情存在,就永远有光明。
  你看,现在阳光正照遍大地,到处都闪耀着金光,就好像上天特地为这世上懂得珍惜友情的人,撒下了一片黄金。
  这本来就是个黄金世界,只看你懂不懂得如何去分辨什么才是真正的黄金,什么才是真正值得珍惜的!